索  引  号 11370900004341515Y/2020-00523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发布机构 泰安市农业农村局 组配分类 部门文件解读
解读《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19-2025年)》:用数字化引领驱动农业农村现代化

——《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19-2025年)》解读

2020-09-11 09:20 农民日报 浏览量:

编者按:今年1月,农业农村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印发《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19-2025年)》。本期我们邀请了阿里农业办公室负责人、华为公司数字政府战略与业务发展部总监,从农业农村数字化建设实践的角度对规划进行解读。

农业农村变速发展的新起点

阿里农业办公室负责人 戴珊

探索中国特色的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模式,是振兴乡村的关键举措,更是农业农村变速发展的必然选择。

1994年,中国开通了一条64K的国际专线,接入国际互联网,从此开启了互联网时代。经过20多年、特别是近10年的互联网发展,为农业农村数字技术发展沉淀了坚实的技术基础。目前,全国行政村通光纤和通4G比例均超过98%,提前实现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目标,贫困村通宽带比例超过94%,农村每百户有计算机和移动电话分别达到29.2台和246.1部。2018年,因电商发展聚集形成的“淘宝村”增至4310个,覆盖了2.5亿人口,当年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5542亿元,占农产品交易总额的9.8%。而互联网的发展对农业农村的影响,远超出了电商范围,比如互联网金融机构通过支付及民生服务,为大量无征信记录的三农用户建立信用,为他们提供信贷服务,再如城乡统配的数字物流体系从无到有,又到逐步完善。

这种发展路径颠覆了中国乡村的传统生产方式,数字经济发展促进了三产融合。草根创业、平台赋能与政府有为三者有机结合,商业创新走向社会创新,渗入农业生产、农民生活、乡村治理等方方面面,进而带动乡村全面振兴。

《规划》指出,在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成为基础性战略资源,新一代人工智能成为创新引擎。这意味着,当前和未来的新基础设施,一定是基于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搭建起来的数字平台和数字体系。

面对当前农业农村发展基础薄弱,数据资源分散,重要农产品全产业链大数据、农业农村基础数据资源体系建设刚刚起步的状况,《规划》做了清晰部署,构建基础数据资源体系。其中,包括新型生产经营主体大数据、农业自然资源和生物资源大数据、集体资产和宅基地大数据、科技创新大数据,以及在大数据基础上,将要搭建的国家农业农村基础云平台和国家农业农村大数据平台。通过农业农村“新基础设施”的建设,绘制全国“三农”数据资源“一张大图”。

值得一提的是,《规划》将“开放共享、数据驱动”定为基本原则。这意味着,“一张大图”的形成,不仅将最大程度聚合农业农村数据资源,还将促进数据在政府、企业和农户之间在线流动,最大程度激活数据的价值,撬动农业生产、城乡物流、公共服务、乡村治理的进步与发展,最终实现“人”“地”“钱”三要素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

农业农村建设的数据化、智能化与模式创新

华为公司数字政府战略与业务发展部总监 高明

数据化、智能化与模式创新这三驾马车将驱动数字农业农村建设驶上快车道。

未来农业作业标准化体系建设、农业资源统筹管理、农业生产决策、农产品质量监管、农村现代化服务、农村数字信用体系建设等都将是以数据为驱动。

目前我国农业生产精细化、集约化程度不高,利用现代科技指导农业生产能力不足,如遭遇恶劣天气等不可控因素将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带来经济损失,而丰年丰产又可能遇到价格低迷。依托海量农业数据对农产品产前规划、产中管理与产后销售进行全链条大数据管理,农户可以有效掌握市场供需预期,以需促产,提高产品的供给与市场的匹配度,降低生产风险,提升议价能力。政府可利用大数据优化农业要素布局,引入先进的科学技术,提升农产品的竞争力与价值品质,促进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比如吉林云耕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利用华为区块链技术已实现吉林水稻、新疆小麦、云南古树茶的全产业链质量追溯。

当前农业生产还比较粗放,而人工智能可助力农业生产精细化。生产者利用人工智能对农作物生长情况及环境数据进行建模分析,为农业生产提供精准指导,从而促进农业提质增效。例如原孟山都公司,通过人工智能筛选,只需对最具开发潜力的品种分子进行田间测试,即可帮助农民增收。此外,借助机器学习和预测建模技术,可快速为农民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

同时,人工智能也有助于提升政府农业管理服务水平。行业主管部门或企业运用人工智能建立农产品价格走势预测模型,指导农业生产主体动态调整产能,既可减少由于盲目生产导致的成本浪费,也能提升消费者满意度。例如笛卡尔实验室使用基于卫星数据训练的机器学习模型,预测美国国内的玉米产量,为农民的生产决策提供参考。

未来,农业生产方式既需要标准化、集约化、规模化,也需要灵活、快速响应、定制化的方式。在数字技术催化下,现有的相对封闭、自给自足的农业产业链协作方式将向开放式、融合化的协作生产经营演化,普惠技术平台提供方、智慧农业服务商、农业品牌IP运营方、农产品经营方等,共同构成数字农业农村生态圈。

在农业数字产业化过程中,在农业生态云平台、农业产业服务平台、农业交易平台等新型农业数字产业支持下,新业态新模式将层出不穷,消费者个性化需求与农业供给精准、高效对接,小农户也能生产高附加值产品,定制农业、云农场、农业农村生态旅游等新业态兴起,就是通过增加消费者体验,让农民更好分享全产业链的增值收益,从而进一步扩大农业市场规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